退休之后,她转身向森林走去

最新报道 2024-04-18 00:01:21 7527

2再就业

第一次作为森林疗养师带领访客,退休之后赵小玲带领的转身是5对中年夫妇。活动为期2天1夜,向森头天夜里,林走观星活动结束后,退休之后她建议夫妇们牵着彼此的转身手小心下坡。不知为何,向森这一稀松平常的林走动作在一些人眼中变得陌生。有人跟她讲,退休之后我们好久没牵过手了。转身

退休之后,她转身向森林走去

夜里回到营地,向森她与另一位疗养师决定,林走第二天给夫妇们举办一场森林婚礼。退休之后次日早上,转身她给新娘们盘头发,向森用手作的干花做头饰。另一位疗养师则带着新郎们上山找礼物。新郎们被蒙上眼罩,坐在上山的路口,有人捧着灵芝,有人手捧鲜花,等待新娘到来。她带着新娘们上山,新郎通过抚摸她们的手,找到自己的伴侣。对视环节中,有人哭了,有人激动相拥。

她感到骄傲和幸福。人生到了后半场,她也找到了自己喜爱的事物。这件事为别人带来价值,也让她收获价值感。有时,她给孩子们设计课程,带领孩子们做手工,喜悦于他们暂时离开电子产品,投身到自然中去;有时,她带着团队到森林里去,在林间小道上,一人闭上眼睛,由另一个人牵引着往前走,人与人重新起建立信任;有时,她带大家拥抱一棵古树,在古树下饮茶,感慨它在大自然中生长了几百年,风吹雨打,依然如此茂盛。

赵小玲带领孩子们做森林疗养

有时,她做公益,分文不取,有时她会收取800元课时费。这一职业仍在发展初期,尚未形成规模,但她没那么在意。对她来说,这件事情首先获益的是自己。

大自然是人类真正的庇护所。正如梭罗所写:“有些时候,所有堆积的焦虑和力气都在大自然的冷寂和安宁中得到抚慰。”

她有过许多被抚慰的时刻:鲜花的手感像缎子,温柔地抚慰双手;耧斗菜的叶子像蝴蝶的翅膀,仿佛下一刻就要轻盈地飞起来;压了多年的花,打开硫酸纸,仍然散发香气,将她带回某段回忆中;她在原始森林里看到过闪闪发光的蕨类,如获至宝;每一朵花都有一张自己的脸,每一张都令她爱惜;家中院子里种下的玫瑰花,5月时竞相开放,许多朋友品尝过,它们多么乐于奉献,今天摘完,明日又添新的……每天,她都能收获许多。

赵小玲在原始森林中看到的闪闪发光的蕨类

还有第一次抱住一棵树的时刻。那是好几年前了,在沈阳的植物研究所。他们被带到院子里,研究所的老师让大家各自挑选喜欢的树。她挑了一棵笔直的松树,那给她直冲云霄的感觉。她先是抚摸它,然后抱住它,不由自主地,她挺直了胸膛,获得了某种平衡感。

还有一次,她去朋友家做客,闲聊时回忆起与家人间一点不愉快的小事。它们并不重大,但像小刺一样时时刺着她。

回到家中,她难以入睡。凌晨4点多,她醒来,仍然感觉很不舒服,索性起床,拿出压花板,开始在屋子里做起了押花——将新鲜采摘的花卉进行加工整理摆放,在微波炉中脱水,打开、押制到干燥板上。

她往返于客厅和院子间,到院里去,采集一些新鲜的花,然后坐回桌前压制它们。天光渐渐亮起来,两三个小时专注地与花为伴,花的香气与美丽让她已然忘却心中的不快。一种愉悦幸福的感觉充满了全身,她意识到,专心致志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确有益于身心健康。

赵小玲在院子里种的花,蝴蝶落在上面

#3与衰老共处

我们想讲述的,是一个关于森林疗养师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如何面对自己的衰老、退休后的生活的故事。

对赵小玲而言,森林疗养既是她退休后的职业,也是她的自救。

赵小玲从院子里采摘的自己种下的鲜花

她是河南新乡人。年轻时,她在当地医院儿科工作了8年,后来随丈夫去了洛阳,在那里待了7年。1995年,她跟随丈夫来到北京。那年她35岁了。

她被分配到结核病防治所工作。医院将可疑的病人报告给他们。他们负责打电话追踪,嘱咐对方去医院做检查,再让社区为他们发放免费药物,监督病人吃药,他们定期去给病人做复查。

她喜欢这份工作,干得细心。那些年丈夫总是出差,她一边工作,一边带孩子,生活忙碌,有时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但总体而言,生活还不错。凡事自己做主,想吃什么吃什么,想买什么买什么,一切都是自己选择的,有充分的自由意志在里头。

生活的抛物线不是极速下降的,而是缓慢但不可抑制地向下滑落的。比如孩子,女儿上中学,进入青春期,身体开始发胖,总是把自己自卑地藏进过于肥大的衣服里,出于母亲的控制欲,她想干预她。比如丈夫,他的工作总是那么忙,常常出差,她需要无限度地给出理解和包容。比如父母、公公婆婆,他们都开始衰老,总要去医院……40岁那年,她在体检中检查出三高:高血脂、高血糖、高血压。她有些难以接受。过去,她一直从事与医疗有关的工作,对待身体一向谨慎细微,怎么一下子,病全找上她了……许多事情累积到一起,她开始觉得生活变得失控,令人难以招架。

2002年,她想弄清楚自己怎么了。她报名参加了一个心理学课程,学费7000元。连着两年,每个周末她都去学校上课。课程当然对她有帮助,但一些关于衰老、死亡的恐惧还是渐渐侵袭她的心头。

她47岁那年,父亲去世了。又过了5年,母亲也离开了。母亲是阿尔兹海默症患者,遗忘十分严重。一次,她出门买5斤鸡蛋,进屋了,过一会儿,又出门买了5斤鸡蛋。还有一次,她走丢了。

一个画面始终印刻在她脑中:母亲总是忘记吃药,父亲总是督促母亲吃药。当她意识到自己也开始忘记吃药时,她的内心被恐惧占据了。她觉得自己开始变得像母亲。

她清楚地察觉到自己的记忆力正在衰退。常常是,一朵花捧在手中,正要开口讲述它,但她怎么也想不起它叫什么了。她坐了那么多年单位的班车,人人都知道她叫赵小玲,可是渐渐地,她记不起那些人的名字了。第一次遗忘,她小心翼翼地询问,只当是一时之事,第二次、第三次……她没再好意思问了。她陷入外人无法察觉的惊恐之中,她想象有一天,自己连家人都记不得了,那该如何是好。

还有衰老。两年前的一天,她在院子里摘了一朵漂亮的花,满心喜悦地想拍下来,无意间触碰了反转镜头,拍到一张强烈阳光照射下的自己的脸。那一瞬间,她被屏幕上的脸吓到了,那个额头像极了她姥姥的,好几条深沟一样的抬头纹布在那儿。

还有一次,她出去带森林疗养,有人好意拍照,她回家一看,相机正对着她的头顶,颅顶的头发掉落了许多,她清晰地看见了自己白色的头皮。还有时,她看着自己脸上的皱纹,它们正像水波纹一样,一圈一圈地往外扩散。

对任何人来说,衰老都是一个需要反复拉扯、磨合、接受的过程。人们常常从父母身上窥见自己的命运。她的父母,活了70多年就离世了,这迫使她不得不思考,如果生命开始渐渐走向终局,她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生活

退休后的赵小玲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很简单:用自己的身体去探索。去与疾病、遗忘、衰老共处,去到森林中,大自然的一切都经历着出生和死亡。在石头、花丛、黄昏的微风和黎明的云朵中,她头顶树冠和蓝天,让自己的所有感官不带目的地去感受,去加入森林的对话中。她的年纪越来越大了,有时在原始森林中攀爬数小时,身体难免疲惫,这个过程时有拉扯,但在62岁时,仍让她觉得有所成长。

本文地址:http://nh.camjlyw.com/news/673c399323.html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全站热门

云南所有县市区实现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云南义务教育专网云南义务教育专网云南义务教育专网

当下长沙在售现房&准现房楼盘汇总较全为什么没人推长沙广润福园

塑石假山园林景观工程中山舟山塑石假山制作公司

通州下周启动明年小学入学数据调查北京通州发布入学政策热

划重点!泰州十四五交通运输规划来了

胡红星如何防范企业经营中的刑事法律风险浙江君安世纪律师事务所

常熟市汽车饰件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向参股子公司常熟安通林汽车饰件有限公司增资的公告常熟安通林汽车配件工资常熟安通林汽车配件工资

中山首家主体信用AAA级国企!中山投控跻身信用等级第一梯队中山评估公司排名中山评估公司排名

友情链接